淹底六闾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 淹底六闾资讯>汽车>名门娱乐app可靠吗_轻易在欠条上签名 险陷千万债务圈套
名门娱乐app可靠吗_轻易在欠条上签名 险陷千万债务圈套
2020-01-04 14:22:31   阅读量:1146    作者:匿名
摘要:2018年9月,也就是胡京华在欠条上签字三年后,他突然收到北京市某区法院的应诉通知,原来关艳已将胡京华和陈广生诉至法院,要求胡、陈支付货款1000万元并承担占用资金期间的利息损失。诉状称原、被告三人素有业务往来,关艳向胡、陈出售野山参、林下参等货品经对账确认价值1000万元,二人均在欠条上签字确认,应当支付货款1000万元。出于一片好心,一时大意签名导致自己背负千万债务,胡京华接到判决当天就表示要

     

    名门娱乐app可靠吗_轻易在欠条上签名 险陷千万债务圈套

    名门娱乐app可靠吗,签名在大众眼里一般被认为是颇具仪式感的一种行为,但其实它还具有重要的法律效力。

    日常生活中,有的人因欠缺法律常识、自我保护意识淡薄,有的人因为位处劣势、被逼无奈,有的人碍于情面、无法推托,会在涉及金钱往来的文件上签名,而后因为这个签名承担不利后果。

    近期,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承办的一起案件中,受援人胡京华(化名)老人因为一个签名惹祸上身,险些背负千万巨债。

    偶识友人渐入圈套

    今年79岁的胡京华于上世纪90年代初失业,近30年来主要靠家人的接济维持基本生活。失业之后,胡京华偶尔会到公园的各类展会或文玩市场上闲逛,极少与亲友沟通,很多认识他的人都不知道他失业的事情。

    2011年春天,胡京华到离家不远的某公园参观精品奇石展,偶然认识了一名叫关艳(化名)的女子,两人都对奇石有浓厚的兴趣,相谈甚欢并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此后,关艳经常打电话向胡京华请教相关的专业知识。

    碍于面子,胡京华从未向关艳透露过自己失业没有退休金的情况。而关艳误以为胡京华是退休老干部,常常试探性地问及胡京华的人脉资源。

    2015年某天,关艳打电话给胡京华说自己想在吉林省某地承包土地种植人参,她称赞该项目经济效益前景甚好但苦于资金缺口很大,问胡京华有没有融资渠道。

    胡京华第一时间想起了陈广生(化名)——一个一年前同样是在展览会上认识的貌似很有“来头”的人,他前段时间刚跟自己联系称正在忙着一个几十亿的融资项目。胡京华心想关艳有好项目但缺钱,陈广生有钱但缺好项目,何不做个顺水人情,促成此桩好事?于是胡京华介绍关艳和陈广生认识,二人相见恨晚、一拍即合,开始紧锣密鼓共商合作大计。

    为了帮助陈广生推进融资进度,关艳在2015年6月至8月从辽宁省某地使用物流分批快递若干野山参和林下参到陈广生位于广西南宁的家里,供其融资送礼使用,这些人参的收货人和签收人都是陈广生。

    一时糊涂欠条签字

    收到人参之后,陈广生曾信誓旦旦保证的资金却迟迟没有到位,关艳便要求陈广生向自己出具一张欠条,内容为“我于2015年收到从关艳处寄来的野山参和林下参总价值约1000万元(壹千万元整)。注明:包括利息在内。欠款人:陈广生2016年4月8日(身份证号、户籍地址、现住地址)。”

    当时恰逢胡京华在场,关艳说:“胡老,您也在欠条上签个名吧,我在集安欠了别人的钱被起诉了,我拿这个欠条给我的债权人看一眼就行,您是退休老干部有信誉,他们看了肯定会相信我的偿还能力。”

    胡京华心想签个名对自己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却能帮上关艳一个大忙,便在欠条上陈广生所写住址之后另起一行写了“证人:胡京华(身份证号、住址)”。

    这时候关艳突然说:“胡老,您还是别写证人了,直接签名就可以,反正我就拿去给他们看一眼,不会用作别的用途,您就放心好了。”

    胡京华没有多想,便按照关艳的意思在第二份内容相同的欠条上稀里糊涂地签上了自己的姓名,这次他没有注明“证人”身份。

    一个签名引发一场噩梦

    胡京华没想到从自己签名的那一刻开始,一场噩梦就开始了。在欠条签字后的第二个月起,关、陈二人不约而同地不再联系胡京华了……

    2018年9月,也就是胡京华在欠条上签字三年后,他突然收到北京市某区法院的应诉通知,原来关艳已将胡京华和陈广生诉至法院,要求胡、陈支付货款1000万元并承担占用资金期间的利息损失。

    诉状称原、被告三人素有业务往来,关艳向胡、陈出售野山参、林下参等货品经对账确认价值1000万元,二人均在欠条上签字确认,应当支付货款1000万元。关艳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一是人参收货保管账单;二是胡京华签字的第二份欠条;三是吉林省某法院的执行工作笔录,该笔录系陈广生所做,内容是陈广生自认与胡京华共同欠付关艳1000万元货款。

    一审败诉负担千万举债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胡京华如五雷轰顶,没想到自己善良之心被人利用,杖朝之年深陷诉讼纠纷,胡京华对自己当时糊涂签字后悔不已。一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出庭,胡京华的代理律师对前后两份欠条的解释是,胡京华作为证明人只是对陈广生向关艳出具欠条的事实进行证明,对于其二者之间的货物往来及欠款金额并不清楚。

    关艳的代理律师对前后两份欠条的解释是,关艳认为胡京华与陈广生一样是买卖合同的相对方而非证明人,故要求胡京华重新出具欠条,前一份以证人身份出具的欠条作废。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两张欠条的内容,以及陈广生的自认,可以确认欠付1000万货款的事实。涉诉双方确认前一份欠条(即胡京华以证人身份签字的欠条)已经作废的情况下,根据一般生活常识,若胡京华仅是以见证人的身份在第二份欠条上签字,其完全可按照前一份欠条的书写形式,在签字时明确其见证人身份。但胡京华在对第二份欠条签字时却未对其见证人的身份予以明确,故关艳对两份欠条的解释更值得采信,即胡京华在第二份欠条上的签字系其确认向关艳支付欠付货款的义务,其亦是涉案买卖合同的相对方。

    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陈广生、胡京华向关艳支付1000万元及利息损失。

    出于一片好心,一时大意签名导致自己背负千万债务,胡京华接到判决当天就表示要上诉。经济困难的他,再也无力支付律师费用,于是向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市法援中心指派广东德法理(北京)律师事务所承办此案,由刘海律师担任胡京华的诉讼代理人。

    司法救助缓交上诉费用

    3月的北京,春意盎然,然而胡京华却愁容满面。一审法院判令案件受理费8万余元由陈广生、胡京华负担,胡京华想要提起上诉,前提是先预交上诉费用,这笔费用对于近30年没有工作收入的胡京华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刘海律师接到指派任务后面临的第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就是胡京华交不起8万元的上诉费。经过反复琢磨,在得到胡京华的同意后,刘海律师申请了司法救助,希望法院能够同意胡京华缓交诉讼费。

    因司法救助需要胡京华符合经济困难标准,在经过几天的奔波,胡京华拿到了居委会和社保所开具的关于自己无工作且低收入的证明。刘海律师将上诉状和司法救助申请书、司法救助证明材料一并提交给了法院。

    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刘海律师接到了一审法院承办法官的电话,告知胡京华申请的司法救助被批准了。从希望渺茫到重燃起希望,胡京华的上诉进展峰回路转,如同黎明前的山路,虽有弯绕但慢慢变得明亮起来。

    运用专业说理精准破局

    提起上诉后,详细研究了一审案卷材料并向胡京华了解了整个事情经过,刘律师顿觉疑窦丛生。关艳和陈广生为什么在胡京华签名后不约而同失踪?陈广生为什么会如此爽快地自认与胡京华共同欠付关艳1000万货款?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什么关联?

    有无新证据几乎是绝大部分上诉案件有无逆转希望的衡量标准。尽管胡京华隔三差五就会跟刘海律师通电话、发短信,但始终未能提供司法意义上的证据材料,刘海律师很清楚,胡京华老人这个上诉案件最大的困难是毫无新证据,案件再一次陷入破局困境。

    没有新证据,怎么办?说理,以理服人!刘海律师最终决定先攻破一审判决认定的买卖合同关系,再排除一审法院认定的胡京华的共同欠款人身份。

    刘海律师最终发表了三点代理意见:一是胡京华与关艳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标的额高达千万的交易没有签订任何买卖合同不符合商业习惯,胡京华在本案纠纷中并无价值对等的期待利益,不符合买卖活动等价有偿的基本原则,因此胡京华不可能欠关艳的货款,更不可能和陈广生共同欠付关艳千万巨款;二是陈广生作为一审被告,与本案具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其自认与胡京华共同欠付关艳1000万货款,属于明显有利于自己而不利于胡京华的陈述,其言辞真实性明显存疑,且其一审被告身份与其在执行工作笔录中的证人身份重叠,故执行工作笔录无法证明该欠款属实;三是两份欠条的书写体例、格式编排和落款看,欠条载明的“欠款人”是陈广生一个人,而非陈广生与胡京华两个人,胡京华在欠条上的签字既非共同欠款也非担保责任的意思表示,只能推定为见证人。刘海律师同时提出关艳和陈广生始终未在两级庭审中现身,严重不符合常理,建议二审法院要求二人说明情况。

    开云见日转败为胜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关艳未能提交与胡京华签订的书面买卖合同,欠条落款处记载的欠款人是陈广生,胡京华以何种身份在欠条上签字并未表明。法院在二审期间由于审理需要两次传唤关艳,其均未到庭说明情况,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陈广生经合法传唤亦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自动放弃答辩与辩论权利。二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关艳与胡京华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一审判决认定关艳与胡京华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有误。

    2019年9月底,胡京华接到了二审法院作出的终审判决,判决撤销北京市某区人民法院原一审判决,判令陈广生向关艳支付款项1000万元,驳回关艳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下来之后,胡京华老人长长舒了一口气。像是从噩梦中走了出来,为了感谢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特地做了锦旗亲自送到市法援中心以表感谢。

    文/乔联(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

    【律师点评】

    一字值“千金” 谨慎而为之

    本案中,胡京华一审被认定为是买卖合同的相对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一方以送货单、收货单、结算单、发票等主张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结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对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作出认定。”

    关艳未能提供其与胡京华签订过书面买卖合同的证据,故关、胡之间不存在真实的买卖合同关系。本来与胡京华无关的一笔债务,但因胡京华在陈广生出具的欠条上签名且未记载其签名身份,因此埋下了一个极大的法律风险隐患,引发后续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之规定:“他人在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或者借款合同上签字或者盖章,但未表明其保证人身份或者承担保证责任,或者通过其他事实不能推定其为保证人,出借人请求其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司法实践中,法院会根据当事人诉争欠条签署的具体情况判断签名人身份。一般而言,紧随“欠款人:……”之后签名的第三人,被认定为共同欠款人的风险极高。

    另外,尽管有的人在欠款人之后签名时并未表明其具体身份,但如果法院通过其他事实和证据能够推定该签名的第三人具有保证的意思表示,也会判令其承担保证责任。

    幸运的是,律师在二审阶段的细致分析、精准判断和专业说理,最终得到二审法院的采信。

    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作出签名行为,务必充分考虑签名时所处环境、签名所用介质、签名所在位置、签名的真实意思表示等多方面因素,全面权衡签名后可能发生的法律后果,谨慎而为之。

    尤其是在涉及债权的凭证上签名,应当明确记载签名者是共同借款人、担保人或证明人等何种特定身份,切忌在紧随欠款人签名之后的第三人签名,更应载明该第三人特定无歧义的签名身份,以免将来发生纠纷,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 Copyright 2018-2019 ecconow.com 淹底六闾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